中山近3年来50多人入住“安全屋”,遭遇家暴可拨打12338向妇联求助
作者:匿名   审稿人:   来源:   日期:2016年03月20日


来源:中山法治网 日期:2016-03-11 18:56:25
  • 3月1日起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(下称《反家暴法》)正式实施。作为中国首部《反家暴法》,明确了家庭暴力的性质和法律责任,让清官难断的“家务事”有了国法可依

    在中山,家暴案件的审理情况如何?市妇联对家暴受害人有怎样的救助?落到实践中,家暴受害者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维权、有关部门如何有效执行法律条款?本期周刊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。

    法官声音:受害人多为60后70后女性,孩子是家暴最大的受害者

    据市第一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单元审判长钟劲松介绍,这么多年来,她审理的离婚案件中,受害方提及家暴的占五成。

    近年来,市第一人民法院受理城区范围的家事案件 (含离婚、继承、抚养权等)一直在持续增多。2013年,受理的家事案件为480多件,2014年为550多件,2015年达到了660件。

    在这么多家事纠纷中,约70%是离婚案件,提及家暴的占了约50%。“不过,真正以家暴认定案件性质的数量很少。”钟劲松解释,认定家暴案件一是取证较难,二是如发生家暴,多数当事人会选择分居等,逃离家暴环境,此后申请离婚,因此审理的焦点不是家暴。

    在少数家暴案中,钟劲松发现,受害人基本为60后、70后的女性,“她们多是家庭主妇,分为两个极端,要么是处于社会底层的,没有经济来源,要么是家庭经济较好的,如丈夫是律师、官员的。”

    在这些案件中,也并非全是施暴者存在过错,“有些女性受害人也善于用语言暴力攻击男方,或者做出一些有违道德的事情,这些都成为被打的理由。”钟劲松说,她审理过的一宗家暴案中,男方每个星期都会打女方,因为他在外工作辛苦,老婆却天天赌钱,还与其他男人开房。

    钟劲松发现,在有家暴的家庭中,孩子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    上文提到的那宗案件,男子因老婆出轨而常常施暴,“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就是想打。”据他介绍,小时候,他父亲就常打母亲。

    钟劲松审理过的另一宗家暴案,男方是一名成功律师,却常常打妻子,儿子因此与父亲反目。在离婚诉讼中,母亲申请了人身保护令,两人离婚后,儿子拒绝父亲去学校探视他,“只要看到父亲出现,就觉得恐惧。”后来,法院收到孩子申请人身保护令。

    这让钟劲松很为难,“经过调查,孩子没有受到父亲的家暴,心理上的恐惧能否认为是家暴,能否发出人身保护令,我们也在思考。”她认为,如果学校、居委会、社工能够及时跟进,也许孩子会更有安全感。

    建议:建立法院、妇联、居委会等联动机制

    在钟劲松看来,《反家暴法》的最大亮点是明确了社会各职能部门的法律责任,让受害人知道遭遇家暴时可以向谁求助,该如何保护自己,并可以获得怎样的帮助。

    举证难是家暴案件中最难认定的问题之一。《反家暴法》规定,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,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、告诫书、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,认定家庭暴力事实。

    钟劲松建议,今后应该建立法院、妇联、居委会、社工等一体的联动机制,家暴发生后,希望受害人能第一时间向妇联、居委会、派出所等求助,有关部门建立一人一案一档,拍照留存证据等,“一旦受害人提起诉讼,这些能成为法官审理案件的参考依据。”

    社工声音:近3年来50多人入住“安全屋”,处理家暴需要专业社工介入

    2012年,益群社工服务中心在省妇联支持下,从李嘉诚基金会获得“白丝带安全屋”支持妇女计划的10万元资助,在南朗镇建起第一座全市范围供妇女庇护的“安全屋”。2013年5月,该项目又在市妇联的支持下,缩小范围在石岐区试点,至今已有3年多,共有50多人入住。

    关于《反家暴法》,益群社工服务中心副总干事刘明亮表示,其中不少做法已在中山实施了。

    如条文所说的“多部门协作机制”、“设置庇护点”,中山已有这样的“安全屋”。刘明亮说,在他接触的案例中,或因信息不对称,或受“家丑不外扬”的影响,很少有受害妇女会主动来“安全屋”,而多由公安机关、居委会转介而来。

    刘明亮认为,《反家暴法》解决了工作中的几个盲点。首先是关系问题,确定了非婚姻关系也可以是家暴;其次是有相对应的法律措施,包括人身保护令和告诫书。

    对于社工机构来说,更大的意义在于,他们的项目更加“名正言顺”,不是可有可无。

    “没有接触过家暴个案的,永远想象不了一个家庭的复杂性。处理单个案件,短则一个星期,长则一个月或以上,社工需要24小时oncall,工作强度可想而知。”

    社工曾处理过这样一个案例,老婆是善良的本地人,老公经常臆想妻子有外遇。一次家暴中,他拿起了刀,女方于是向社工求助,入住了“安全屋”。

    后来,社工接触男方发现他具有精神疾病,一会儿告诉社工要保护好他老婆,但一转眼又扬言如果老婆离婚就要“杀她全家”。

    在社工的建议下,村委会最后把男方送到精神病院。此后,在法律专业志愿者的帮助下,双方和平分手。

    “家暴”形成的原因的确复杂多样,有男方“原生家庭”(儿时的父母关系)的影响,也有夫妻相处关系的原因等。

    处理一则家暴事件不能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,更不能因为自己的道德审判而选择“不帮”。帮助受害者、施暴者找到不再“容忍”或“放纵”暴力发生的钥匙,需要专业社工介入。

    “反家暴”项目存在投入不足

    不过,刘明亮称,开展反家暴社会服务还存在一些困难,如项目投入不足。    

    据悉,在中山,“安全屋”项目每年仅6万元左右的资金,请不起专门的社工,只有收到求助时,由10个左右的有家暴处理经验的资深社工“兼职”。

    刘明亮表示,在好几次内部会议上,都有社工提出中止该项目。若不是社工中心总干事的“坚持”,许多妇女便会求助无门。

    “事实上,我们的项目也存在自身的不足,如宣传不够,还未介入过小孩家暴、老人家暴、家庭冷暴力等。”让刘明亮看到希望的是,《反家暴法》规定,要有处理家暴问题的专项资金。

    反思:受害者对家暴要“零容忍”

    在刘明亮接触的个案中,最突出的特点是,受害人都不是第一次遭遇家暴,有的竟然忍受长达七八年。

    刘明亮分析,受害人隐忍,主要是观念问题,“如中国人常说的家丑不可外扬。”在这些不断挨打却还不愿意离婚的受害人中,既有不识字的妇女,也有在事业单位上班拿着高薪的妇女。

    “在居委会的传统劝解中,基本遵循一个大事化小、维护家庭完整的原则,但我们社工从专业介入并非这么简单处理。”

    刘明亮表示,“零容忍”是处理家暴的最大原则,“因为第一次如果忍了就有第二次,忍到第三次,家暴或许成为这个家庭的习惯。”因此,他建议,受害人要对家暴勇敢说“不”,报警的同时,求助于专业的社工机构。

    妇联声音:遭遇家暴,可拨打12338求助

    市妇联主席陈江梅认为,家庭暴力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侵害行为,是全球性问题。据统计,家庭暴力受害者多半为妇女,作为妇女的“娘家”,市妇联近年来在积极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,如建立遍布村镇的“妇女之家”、设立了婚姻辅导室、建立家庭暴力受害人庇护屋等。

    因此,妇女遭受家庭暴力后,除了及时向公安部门报案,也可以就近获取妇联的帮助。一是拨打“12338”妇女热线,妇联建立了“妇女工作者+项目社工+律师+心理咨询师”的热线队伍,提供法律咨询、心理调适、转介等服务。二是可以到全市11个婚姻家庭辅导室寻求帮助,获得情绪疏导、家事调解等服务。

    如有需要,还可以申请入住安全庇护屋,求助者可以通过拨打12338妇女热线、88818521益群社工热线,以及向基层妇联申请入住,避免受进一步伤害。

    市妇联权益部部长巫洁云表示,申请庇护的对象需要提供居民身份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、家庭暴力的具体情况、 近亲属或其他关系密切的亲友的姓名和联系方式、随身物品清单等。“我们会评估申请,如符合条件可以入住。庇护期一般为7天,特殊情况可延期,一般不超过15天。”

    将开展《反家暴法》系列宣传活动

    陈江梅表示,反家庭暴力是一项综合、系统的工程,是政府、社会和家庭的共同责任。接下来,妇联会积极协调配合公安、司法等部门,就落实《反家暴法》做好衔接工作。

    目前,市妇联已在镇区启动“向家庭暴力说‘不’”主题宣传活动,开展心理讲座、外展宣传活动;3月8日上午,市妇联主席亲自接听“12338”热线;3月至5月,市妇联会组织律师志愿者到各镇(区)举办法律讲座;3月至8月,以文艺形式下基层宣传《反家暴法》;此外,还会培训妇女工作者、社工,让他们带头学习《反家暴法》,帮助家庭成员在“家门口”获得服务。

    解读:《反家暴法》有五大亮点陈江梅认为,《反家暴法》有五大亮点值得关注:

    明确了家庭暴力的定义和法律适用的范围。“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、捆绑、残害、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、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、精神等侵害行为。”另外,同居、寄养等关系间的暴力,也属于家庭暴力。

    规定了相关单位和个人的强制报告制度。比如说,未成年人、精神病患者,在遭受家庭暴力后,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自我保护、去报警,那怎么办呢?《反家暴法》规定有关部门,包括学校、幼儿园、医疗机构、居委会、社会工作服务机构、救助管理机构、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等,在发现家庭暴力问题后,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。这体现了对弱势人群的关注,及时发现和制止对弱势人群的家庭暴力行为。

    创设了公安告诫制度。过去处理轻微家庭暴力案件,常常是警察到现场调解,但是缺乏有效的手段。现在法律规定,警察出警,如果还不能解决问题,就会出具告诫书,既警示了加害人,也为受害人留存了维权证据。同时,公安机关还要将告诫书送到村居委会,由派出所和村居委会进行查访,监督加害人不再实施家庭暴力。

    建立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。当事人在遭受家暴或者面临家暴的现实危险时,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。

    明确了量刑标准。《反家暴法》规定,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,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。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尚不构成犯罪的,人民法院应当给予训诫,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、15日以下拘留。